人均纸质书阅读量裹足不前在网红书店人们看了啥

书店红了,但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却裹足不前——在“网红书店”,人们都看了什么?

近年来,一大批特色鲜明的书店迅速兴起,成为“文化地标”,也成为“网红”,吸引着人们前去打卡。与此同时,统计数据显示,我国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变化不大。

2019中国书店大会发布的《2018-2019中国实体书店产业报告》称,消费者造访书店、到书店打卡的热情前所未有,书店顾客明显回流。

维文表示,防控疫情是国际社会的共同挑战。新方从不认同将特定国家污名化的做法。这种行径既不利于相关国家国内疫情防控,也不利于各国建立信任和开展合作。

2019中国书店大会上发布的信息显示,2018年,各地新华书店集团、大型连锁书店、新兴独立书店大部分投入开店热潮;开店数量最高的大型连锁书店,一年新增店铺100家以上;多个城市宣布了年度新增数百家乃至上千家的书店扶持计划。

杭州姑娘萧迎近日到北京旅游,除了故宫、胡同等特色景点外,她还打卡了一家书店——位于北京前门步行街附近的PAGEONE北京坊店。

王毅强调,当前形势下国际社会需要凝聚团结抗疫的共识。企图将中国抗击疫情污名化的做法令人不齿,只会造成国际社会分裂,不利于各国携手抗疫的努力,也不利于其自身防控国内的疫情。中方赞赏李显龙总理多次表示不应对新冠病毒进行污名化,呼吁各国携手共同抗击疫情,相信新方将继续秉持公正立场。

二、省内大专院校、中小学、中职学校、技工院校、幼儿园延期开学。具体开学时间,将根据疫情防控情况,经科学评估后确定,并提前向社会公布。

北京的变化,是一个缩影。从前些年的纷纷倒闭,到如今购物中心、商业地产、社区、景区积极引入,实体书店走出低谷,展现出罕见的扩张之势。

这引发了人们的讨论,直指书店的“本源”——在书店,人们究竟应该做什么?

图为黄羲诞辰120周年纪念展吸引了许多民众前来参观。张斌 摄

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研究会产业发展部主任胡娜认为,书店真正持久、深入人心的体验,最终还是要回归阅读本身,否则网红书店也会很快被别的网红空间所取代。

“网红本身是互联网时代的特有产物,它的出现与流行,与互联网时代的眼球经济密切相关。”北京市社科院副研究员王林生日前表示,人们批评网红书店,针对的并不是网红书店本身,而是大家有没有充分利用好、使用好书店所能提供的各种功能。

三、各级党政机关、事业单位要组织干部职工下沉到村(社区)基层一线,参与疫情防控工作。

图为市民在观赏黄羲的艺术作品。张斌 摄

王毅说,我们对疫情在全球多源多点发生十分关切,对一些国家面临的困难和挑战感同身受。病毒没有国界,应对和战胜病毒是国际社会的共同责任。中国从一开始就本着公开透明态度,同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社会保持沟通,为防止疫情向外扩散付出巨大代价和牺牲,为各国抗击疫情争取了宝贵时间,为全球公共卫生事业作出重大贡献。

维文祝贺中国在短时间内成功控制国内疫情,为国际社会积累了有益经验,表示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维文说,中国及时向国际社会分享抗疫经验,慷慨派出医疗专家团队,开放医疗物资出口渠道,新方对此表示高度赞赏。遗憾的是,一些国家未能充分利用中国争取来的宝贵时间,导致疫情出现全球蔓延。新加坡和中国的当务之急是巩固抗击疫情成果,防范输入风险,共同应对疫情对公共卫生和经济、政治、社会等方面造成的长期影响。

文件要求,要积极开发网络课程,以在线生涯规划和就业指导课程、就业咨询等形式,加强对学生就业指导服务、加强求职心理疏导;建立高校间交流与联动机制,加强部门协同,推进“职业指导进校园”。家庭经济困难、学业困难、就业困难尤其是疫情重点地区生源毕业生等,是需关注服务的重点群体,要开展分类指导服务、精准帮扶。同时,对离校时未落实工作单位的毕业生,可按规定将户档在学校保留两年,待落实单位后再及时办理就业手续。

在这轮开店热潮中,“颜值”“最美”成为形容这些书店的高频词。“网络书店的冲击,让实体书店不得不努力探寻吸引消费者重回书店的可能性。这个过程恰逢社会整体富裕程度提升,消费者开始追求消费升级。于是,新一代追求‘美感’的书店便应运而生。”百道新出版研究院院长程三国说。

前几年人们还在忧心忡忡地谈论实体书店的命运,转变迅速发生,实体书店在“高质量”“特色化”之下迅速重生,以别具一格的设计在城市的大街小巷造就了一座座“文化地标”。人们也开始发问——除了打卡之外,在“网红书店”都看了什么?

在北京乃至全国,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书店开始“声名远扬”。它们在网上收获好评,在文艺青年中口耳相传,也因此进入人们的行程,成为打卡景点。

五、各地各单位要认真落实本通告要求,强化主体责任,切实把各项疫情防控和服务保障措施抓实、抓细、抓落地,确保社会大局平稳有序。

日前,PAGEONE北京坊店在2019年度北京市特色书店评选中榜上有名。也是在这次评选中传出消息:2019年,北京共有239家实体书店获得该年度实体书店项目扶持,扶持资金近1亿元。截至2019年9月底,全市实体书店增加了285家,同比增长28.1%。

业内人士认为,实体书店的复兴与政府的扶持政策直接相关。2016年国家11部委文件《关于支持实体书店发展的指导意见》发布后,各省市共出台了近30份地方性实体书店发展实施意见。2018年,图书批发零售免征增值税政策进一步延续。

两部门明确,就业工作是“一把手”工程,上海各高校要抓紧部署应对疫情、做好高校毕业生就业工作的预案,确保毕业生就业工作“机构、经费、人员、场地”四到位,千方百计促进毕业生就业创业。同时,要加强就业工作规范管理,确保毕业生就业数据的真实性与准确性;密切关注疫情发展和就业进展,加强高校毕业生就业状况统计监测。

“颜值本身不能推动网红书店的持续性发展,它只是网红书店内涵式发展的前提条件。网红书店需要内容的强力支撑,只有提供更多的内容服务乃至相关的周边服务才能更红。”王林生表示。

四、广大居民(包括在湖北探亲访友休假的外地人员)应严格遵守现居住地疫情防控要求,尽量减少出行,不参加集聚性活动,做好居家环境卫生。出入公共场所必须佩戴口罩,对不听劝阻的人员依据相关法律法规予以处理。

虽然近年来书店发展突飞猛进,但另外一组数据却变化不大。第16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结果显示,2018年中国成年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仅为4.67本,与2017年的4.66本基本持平。这与书店客流量的增长相比,几乎算是裹足不前。《2018-2019中国实体书店产业报告》把这种现象称为“只走进了消费者的行程,未走进消费者的生活”。

在北京、上海、南京、西宁等全国各地,近两年兴起的一家家书店,告别了以前几排书架、一张柜台的“售卖部”模式,以注重设计和气氛营造而成为“城市新坐标”。

“看了一眼天堂的样子”——打卡PAGEONE后,萧迎在微信朋友圈里写下了这样一句话,配图是她拍摄的书店照片。这句话源自文学巨匠博尔赫斯的一句诗:“我心里一直都在暗暗设想,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

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

网红书店也在迎接着人们一波又一波的打卡热潮。上海中心大厦52层的朵云书院号称全国最高书店,开业初期书店双休日打卡人数达到1.2万人次,平时也需排队3小时才能进店;钟书阁重庆店,去年春节期间就因到访人数过多而不得不采取“不定时限流”措施;被称为“史上最孤独图书馆”的三联书店海边公益图书馆,远离闹市、位置偏僻,出名后游人如织,一度需要预约才可进入……

12月27日,市民在观赏黄羲的艺术作品。当日,闽籍书画名家抢救工程·世纪遗珠——黄羲诞辰120周年纪念展在福建省美术馆开展,展览集结了大量黄羲先生的精品力作和生平文献,为大家还原一个全面、真实的黄羲。黄羲(1899—1979)福建仙游人,是中国著名古典人物画大师、著名美术教育家。

王毅表示,中方愿继续加强同国际社会的合作,践行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中国将本着负责任态度积极同各国分享防控、诊疗等方面的经验,向有需要的国家派出医疗专家组,在力所能及范围内提供医疗物资援助。中方还将开放医疗物资出口渠道,发挥产能优势,协助缓解有关国家的采购缺口。中国愿同新加坡进一步加强协调,探讨建立联防联控机制,共同参与、倡导国际地区合作。

(封面图来自:摄图网)

作为游客和普通读者,萧迎表示,打卡行为虽然不是阅读,但却并不是与“书”毫无关系。“也许打卡书店是很多人走进阅读的第一步吧。”她说。

站在这家书店的二楼,透过玻璃外墙,能看到北京的正阳门。每天,都有人慕名来此打卡拍照。

一、省内各类企业不早于2月20日24时前复工。涉及疫情防控必需(医疗器械、药品、防护品生产和销售等行业)、保障公共事业运行必需(供水、供电、油气、通讯等行业)、群众生活必需(超市卖场、食品生产和供应等行业)及其他涉及重要国计民生的相关企业除外。复工企业要严格落实各项疫情防控措施,依法保障劳动者合法权益。各行业主管部门要加强对企业防疫工作的指导和监督。

PAGEONE北京坊店总面积2500平方米,除了优越的地理位置,店内设计更别具一格。据说设计师用了5个月时间为这家店做设计方案,其高颜值也让在书店内拍照的人明显多于看书的顾客。

日前,一家“网红书店”因打卡人数太多,不堪其扰而规定拍照者必须购书一本。这家重庆渝中区的旧书店,面积只有十几平方米,却塞满了各类书籍,显得既文艺又怀旧,有时需要排长队才进得去。

图为市民在观赏黄羲的艺术作品。张斌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