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女员工成传销组织“全球副总裁”下线10万多人

传销组织“全球副总裁”

发展下线10万多人 投案时自称“受害者”

公诉人介绍,经查实认定赵某秀以经营为名,要求参加者以购买商品方式变相缴纳费用,获得加入资格,并组成层级,以发展人员数量作为返利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秩序,情节严重。其自动投案后,如实供述罪行,被认定为自首。

赵某秀辩称自己只是会员,不清楚公司规则。 “它没有强迫性,想买就买,不想买就不买,想拿到分红还要自己消费。所以放松了警惕。”

值得注意的是,再过几个月百程旅行网便会迎来20岁生日,但其最终没能等到春暖花开那天,而它的退场,或许也只是揭开了旅游业寒冬的冰山一角。多为业内人士认为,新冠疫情完全解决尚无准确日期,市场何时复苏仍待观望,旅游业生存压力将进一步加大。(完)

登陆新三板后,尽管百程旅行网的亏损数额呈逐年递减态势,但始终未能扭亏为盈。百程旅行网公布的财报显示,自2013年至2018年上半年,其净利润均为亏损状态,亏损额分别为1761万元、3663万元、3935万元、4511万元、2795万元以及1286万元。2019年7月,百程旅行网于新三板终止挂牌,此后不再对外披露公司的业绩和财务数据。

由此可见,即便没有此次疫情的爆发,在过去几年里百程旅行网也长期处于经营困境之中。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更像是一种催化剂,加快了百程旅行网全面崩盘的速度。

根据百程旅行网提交的2018年半年报显示,杭州阿里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持股16.47%,为第二大股东。

经过多轮融资后,2016年4月23日,百程旅行网迎来真正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以中国O2O出境旅游第一股的头衔,成功挂牌新三板。

“副总裁”投案称“也是受害者”

一位旅游圈从业人士在接受DoNews采访时表示,尽管百程旅行网是国内较早就开始主营线上签证服务的平台,但相较于其他零散的个体小店而言,其并没有绝对核心竞争力,不仅在价格上没有绝对优势,且不能提供超出预期的高质量服务,整体服务流程也相对僵硬。“近几年来,百程在业务口碑上一直被用户诟病,签证异常、拖延导致用户无故损失,被用户维权的案例也也不计其数。”

在资本市场,百程旅行网也一直备受热捧和青睐。公开信息显示,2008年3月,百程旅行网曾获得富达亚洲、银瑞达千万美元A轮投资;2014年3月,获得阿里巴巴、宽带资本2000万美元B轮投资;2015年7月,百程旅行网称将完成千和资本领投,点睛资本、飞猪资本、博雅资本等新兴投资机构跟投的2亿元融资。

原本是外人羡慕的国企员工,她却自费8000元加入传销组织,两年内发展下线10万多人,晋升“全球副总裁”。近日,全国特大传销案“云集品”总裁级成员赵某秀,在武汉市洪山区人民法院接受公开审理,中国庭审公开网在线直播庭审过程。

被曝出公司将启动清算的消息后不久,曾松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坦言,行业本身已经陷入困境很长时间,表面上是行业毛利率不断降低,其实是“人力资源+资金带来的生产力和生产效益过低,无法满足日子增加的费用平衡”,疫情的出现把坚持的空间压缩了,使得原本面临的问题更加复杂,更加复杂了。“很长时间我都把自己的房产抵押给银行,给员工发工资,已经没有力量了。”

公诉人介绍,2015年9月赵某秀加入深圳前海云集品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之后在家中通过网络操作,利用名为“TPS”的网站,通过购物返利的方式发展下线从中获得返利。

公诉人建议判处3年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赵某秀当场认罪,并称自己也是受害者,且家人正在筹措资金退还赃款,希望从轻处罚。其辩护人认为,公诉人量刑过重,应综合考虑判处缓刑,退还赃款应扣除其本人购物消费部分。

疫情加速崩盘 丧失核心竞争力是根本

在线旅游研究学者杨彦锋评论称,旅游电商集中化趋势下,巨头外的企业经营环境恶化。与此同时,轻资产的旅游企业在疫情停摆下遭受重大冲击,除了头部企业和小微商户,腰部企业遭受重击,及时清算,乃至减薪、裁员不失为理性选择。

据中国旅游研究院测算,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20年一季度及全年,国内旅游人次分别负增长56%和15.5%;国内旅游收入分别负增长69%和20.6%,全年减收1.18万亿元;国际旅游收入负增长59.8%和40.6%,全年分别较上年减少5032万人次和534亿美元。

官方资料显示,百程旅行网成立于2000年,主要经营出境旅行在线零售、商务旅行服务,专注“中国公民出境旅行”,以“签证为跑道”,延展出目的地(接机、门票、日游)服务、自由行套餐服务、国际机票和国际酒店服务和以家庭、社会群体为主体的出国定制旅行服务,是国内最大的线上签证服务机构之一。

2017年8月,赵某秀晋升为全球销售副总裁,手下有3个经理级别成员并各自有下线团队。赵某秀共发展下线39级(含其本人),总人数达10.4万多人。截止2019年3月25日,获得奖励14.7万多美元,提现13.2万多美元。

公诉人介绍,赵某秀在2019年4月8日主动投案。

曾为上市公司 头顶出境游O2O第一股光环

这位业内人士还指出,除了上述问题的存在外,百程旅行网专注的签证业务这一赛道利润太低,很难单靠这一单一业务的营收支撑起公司的发展。加之近几年出境游行业同质化越来越严重,行业准入门槛较低,百程这样成规模的大公司各方面成本都很高,船大自然难掉头。

“我是女人嘛,喜欢购物,也想帮朋友的忙。” 赵某秀称,当时有朋友介绍,在“TPS”网站购物可享受优惠,她注册账号后,花8000元购物,获得了钻石级身份。根据平台规则,根据某会员的购物金额及发展下线数量,可以获得铜、银、金、钻石等不同级别身份,购物可以享受折扣,还能获得分红。

自费8000元“入行”

作为曾经中国O2O出境旅游第一股,百程旅行网以关闭清算的方式黯淡退场,引起业内一片唏嘘的同时,也让旅游业从业人士不禁思索,百程的清盘是否会引发连锁效应,成为旅游业倒闭潮的开始?

据了解,百程旅行网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曾松被称为中国出境游领域开拓者,曾创建中国出境游三大批发商之一的“华远国旅”,2011年百程旅行网从华远国旅拆分成为独立运营的主体,由其正式掌舵。

两年发展下线10万多人

文件截图中还称,公司将于3月10日先行支付员工1月薪资,3月起将不再为员工缴纳五险一金及发放工资。所有员工在3月9日16:00 点前完成公司财产归还、借款(借支)等账务处理、个人物品清理、离职手续办理等等相关手续。

记者查询媒体报道发现,在2019年3月份,全国各地警方曾陆续对“云集品”进行收网打击,抓获多名“全球副总裁”级别嫌疑人。其中,大连金州区负责人张某发展下线11.1万多人,获得奖金12.5万多美元;河北省玉田县付某发展下线11.3万多人,获得奖金12.7万多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