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家新势力车企倒下烧光51亿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投资界(ID:pedaily2012),作者:刘博。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这家最早的造车新势力之一正岌岌可危。投资界(ID:pedaily2012)日前获悉,根据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公告显示,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被裁定进入破产清算程序,法院将于11月26日召开第一次债权人会议。

谭德塞:“现在我们需要与病毒抗争,而不是人人自危;现在我们需要各国努力,而不是袖手旁观;现在我们需要团结,而不是四分五裂。”

长江汽车的下场,实际上正是国内众多车企现状的一缕缩影。

曾几何时,长江汽车也曾有过一段高光岁月。成立于2013年,长江汽车背靠着港股上市公司五龙电动车,早早入局了新能源汽车领域。2016年,当很多造车新势力还没诞生时,这家车企就已经发布了自己的电动车品牌,是继北汽新能源之后第二家手握“双资质”的车企。而母公司五龙电动车背后,还有香港富豪李嘉诚撑腰。

倒下之前,长江汽车也曾风光无限。

目前,全球多家巨头企业已经成立了机密计算联盟,将可信计算作为机密计算的重要支撑技术,以保障人工智能、区块链、物联网等的隐私和安全。对于可信计算未来趋势,冯登国提出4个方面的设想:一是立足于核心关键技术不受制于人,我国可信计算必然朝着国产化、自主可控的规模化应用方向发展;二是以通用可信执行环境为代表的新型可信计算不断拓展应用领域,将成为移动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等领域的主流解决方案;三是可信技术计算和标准体系更加健全,可信计算测评体系将更加完善;四是可信计算将在信息技术新变革中发挥重要作用,为人工智能、区块链、物联网、边缘计算等建立重要的安全基础。

时间回到2013年,彼时长江汽车的前身——杭州长江客车有限公司,作为一家成立于1954年的老牌车企,已于上世纪90年代末停产,同样濒临关门。就在这时,五龙电动车选择了出手重组,并随后改名为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

侯锐表示,芯片设计在国外已非常成熟,但是芯片安全还处在初级发展阶段,“大家都在往前跑,远没到成熟的时候,所以我们确实有机会突破一些关键技术,解决一些基础理论问题,这样有利于抢占国际制高点”。

近日,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发布公告称,根据杭州万途商务服务有限公司的申请,法院已于2020年8月24日裁定受理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破产清算一案。该公司的债权人应于2020年11月11日前,向管理人申报债权,书面说明债权数额、有无财产担保及是否属于连带债权,法院也将于11月26日召开第一次债权人会议。

最终,这家新势力选择破产,造车烧光了51亿

即将结束的2020:有人退场,有人崛起,造车三剑客昨夜市值大涨500亿

5月,博郡汽车被曝出准予部分员工停薪留职,随后又与部分员工签订待岗协议书,期限为6月1日到12月底,在此期间,公司每月将向员工发放2480元的生活费……

成立7年,最早的新势力之一,背后曾有李嘉诚撑腰

谭德塞呼吁国际社会加强应对公共卫生危机的意识。谭德塞认为,国际社会最大的敌人不是新冠病毒本身,而是导致人们对立的污名化。他呼吁国际社会团结起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

可信计算成为安全技术拼图中一环

作为长江汽车的母公司,五龙电动车也已自顾不暇,爱莫能助。根据五龙电动车最新年报显示,公司已经连续多年亏损。过去的五个财年(2015财年~2019财年),公司拥有人应占亏损分别为4.1亿港元、2.28亿港元、5.55亿港元、22.30亿港元及19.9亿港元。此外,五龙电动车自今年7月2日起已在港交所停牌,其市值仅剩4.76亿港元。

现实总是那么残酷。但伴随着老玩家黯然退场,新玩家正在强势崛起。

4月,东风集团发布公告称,雷诺拟将其持有的东风雷诺50%股权转让给东风,东风雷诺也将停止雷诺品牌相关的业务活动;

3月,威马汽车同样宣布取消2019年年终奖,并表示由于新冠疫情对初创企业带来巨大挑战,员工“十三薪”和“员工购车补贴”等福利,将延后至6月以后发放;

即便如此,这家车企依然难逃厄运。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随着补贴退坡与市场需求下降,长江汽车就开始传出资金紧张的消息。其仅有的一款乘用车型“逸酷”,早在2016年4月就已发布,但时至今日仍未实现上市量产交付。苦撑了两年后,长江汽车最终选择破产。

我国内生安全技术已经取得了哪些突破性进展?如何引领未来10年安全技术的发展方向?10月29日,在第三届“先进计算与内生安全”学术会议上,与会专家分享了关于可信计算、芯片安全等前沿技术的思考。

然而如今,这些员工等到的却是《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与《解除劳动合同关系协议书》。这份最新的通知显示,双方的劳动合同关系自2020年11月1日起解除,原因是“长江汽车破产前已经停业多时,根据劳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我司决定与你协议解除劳动合同相关事宜。”而对于职工债权中的部分工资,长江公司则是请求当地政府先行垫付,但垫付的额度和时间将由政府决定。

正是在李嘉诚的不断加持之下,五龙电动车在2016年豪掷51亿元重注长江汽车,发布电动车品牌“长江EV”,同时杭州工厂正式投产,一期年产能为10万辆,二期年产能为30万辆。当时,国内新能源造车势力开始蓬勃兴起,长江汽车成为继北汽新能源之后国内第二家手握“双资质”的新能源车企,光芒四射。

造车烧钱并非开玩笑。长江汽车的迅速衰落,再加上五龙电动车的持续亏损,也让李嘉诚失去了信心。如今,李嘉诚已不在五龙电动车前十大股东名单中,其持股比例低于0.04%。

北京信息科学技术研究院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冯登国认为,网络内生安全技术应包括适应性、自身健壮性等特征。“能够适应应用和需求的变化,可扩展、可延伸,自身还必须很强健。”冯登国说,可信计算就恰好包含了这些特征,其引领的整体安全架构、主动免疫安全体系,已经成为网络空间安全技术拼图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更为轰动的是,2017年长江汽车吸引了时任沃尔沃中国CEO的童志远前来加盟,并成为国内首家大批量向美国市场出口高端电动物流车的车企。同年,长江汽车还拿下了总额过亿元的500辆电动商用客车大单。

如今登陆长江汽车的官网,上面依旧赫然写着“以缔造世界一流的电动汽车品牌为愿景”,但就目前而言,这样的目标恐怕是无法实现了。

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随着补贴退坡与市场需求下降,长江汽车出现了资金紧张的消息。此前,长江汽车曾公布计划,表示1-2年会推出一款乘用车新车。但自2016年4月发布乘用车“逸酷”之后,直到2018年才在北京车展上亮相三款概念车。

这般境地,也是当下众多国内车企现状的一缕缩影,令人唏嘘。

此外,谭德塞还表示,在对抗疫情的同时,国际社会还需要同虚假信息和谣言做斗争。假新闻比病毒传播得更快,也非常危险。为此,世卫组织正在与一些搜索引擎和社交媒体公司合作。

一纸公告,揭开了长江汽车的真实处境。

在此之前,长江汽车一直深陷欠薪风波。有员工在长江汽车百度贴吧发帖表示,截止今年10月长江汽车已欠薪长达11个月之久,外加合同约定的13薪,共计14个月,甚至有部分员工2018年的出差报销还未拿到。对方还透露,公司会定期每周发布一则《居家等待通知》,但从未有过工资发放的相关信息。

就目前而言,造车新势力之间的剧本似乎正在朝着王兴所描述的结局发展,当初的预言正在慢慢应验。

不只是造车新势力,传统车企同样面临着加速洗牌。众泰汽车2020年最新财报显示,其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15.63亿元,上半年仅卖出1417辆汽车;同样资不抵债的力帆汽车,其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34.45亿元,甚至将子公司44台奔驰进口车在网上进行了拍卖。

谭德塞:“令人鼓舞的是,中国采取果断措施遏制了疫情传播,虽然这样的措施让中国做出了很大牺牲,却有效减缓了疫情向其他国家扩散。我已经多次称赞中国,我还会继续这么做,正如我称赞任何从源头上应对疫情暴发从而保护本国人民以及世界人民的国家一样。”

可以说,此时的长江汽车风头正盛。但令人意料不到的是,仅仅时隔一年,长江汽车就陷入了泥潭之中。

长江汽车官网显示,目前旗下共有四款车型,包含“奕阁”、“奕胜”、“益众”、“逸酷”,其中前三款为电动商用车。可以看出,商用车车型是长江汽车的主打产品,但其电动中巴车、客车的销量在去年仅为1000辆左右,并从去年下半年起实质性停产。至于唯一一款乘用车型,“逸酷”时至今日仍未上市量产交付,不见踪影。

处境艰难,长江汽车打出了手中最后一张牌——“双资质”。2019年1月,长江汽车与同为造车新势力的零跑汽车签署协议为后者代工。但零跑汽车成立至今销量始终不成规模。这对于长江汽车来说,显然是杯水车薪。

因此侯锐认为,与其被漏洞牵着鼻子走,疲于挖漏洞、找特征、打补丁,还无法有效应对未知特征攻击,不如从体系结构的角度入手来做安全。

国家数字交换系统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季新生教授表示,新基建助推数字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将面对更为严峻的网络空间内生安全挑战,“大数据算法如果出现误解,盲目取信可能会带来灾难性后果”。

为何芯片会在设计、制造等核心环节出现安全问题呢?侯锐认为,最根本的原因是,长期以来安全一直处于从属地位,经常让位于性能、让位于成本。

芯片安全与性能、成本同样重要

五龙电动车来头不小。这家公司背后的股东中有香港富商李嘉诚的身影。自2010年起,李嘉诚多次增持五龙电动车股份,并在2015年8月,一跃成为第三大股东。在2015年持股比最高的时期,李嘉诚一度拥有五龙电动车8%的股份。

“先进计算和防御技术,作为网络领域的战略性技术,对促进经济社会发展,提升国家安全具有重要的意义。”网络通信与安全紫金山实验室副主任冯记春介绍说,网络空间安全正由外挂式向内生式转变,紫金山实验室面向全球开通了首个网络安全内生试验场,顶住了全球顶级白帽黑客战队连续3年发起的不间断的高强度攻击,这表明内生式网络空间安全经得住考验。

“我们的核心思路就是内置式的主动防御,从分析攻击的机理和关键漏洞入手,找出信息技术的脆弱点,重新设计、改造现有的信息技术。”侯锐说,核心思路就是内置式主动防御,即在芯片设计的时候设置一个主动安全处理器,实现单向物理隔离,变“信息技术加安全”为“安全的信息技术”, 实现芯片安全。

美团创始人王兴在今年1月预判——国内最终只会剩下3家造车新势力:理想、蔚来、小鹏。而理想汽车CEO李想曾公开表示,“上百个新造车企业中,坚持到今天,从不拖欠员工工资,从不拖欠供应商的货款,这两个最基本最本分的能做到的估计已经不超过五个了。

投资界根据网上流传的长江汽车文件发现,这样的《居家等待通知》已至少发布8次,最近一次是于10月23日发布,每则通知的内容基本一致,均为“因交接工作仍在进行,因此决定全体员工继续居家等待进一步通知。”

随着小鹏在今年8月底成功赴美IPO,这三家国内造车新势力代表车企已经齐聚美股。根据最新财报显示,蔚来、理想、小鹏今年前10个月累计销量均突破万辆,并分别在10月份交付了5055、3692、3040辆汽车,已将其他造车新势力甩在身后。

今年2月,爱驰汽车表示受疫情和车市下滑等因素影响,取消2019年年终奖发放,并对2月份员工工资采取部分缓发;

回看四年前,五龙电动车在2016年豪掷51亿元重注长江汽车,发布电动车品牌“长江EV”。但没想到,仅仅时隔四年,长江汽车就烧光了这51亿。

“高性能计算机过多强调高性能而忽略了安全性,天河超级计算机的系统资源被恶意侵占就是一个例子。”国防科技大学卢凯教授认为,要把先进计算和内生安全结合起来,既不影响计算机性能,又能保证安全。

强劲的交付量,也让这三家新势力车企的股价在昨夜集体上涨,总体市值一夜之间增加近500亿元。其中,蔚来股价收涨8.96%,市值达452.9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030亿元,一举超过上汽集团,成为国内市值排名第二的整车企业。

目前,中科院信工所已在学术界提出了安全优先架构,自主研制了主动安全处理器系列芯片,和国内其他主流厂商合作,建设了完善的上下游生态并实现规模化应用。

“芯片安全是网络空间安全的基石之一。”中国科学院信息工程研究所(以下简称中科院信工所)研究员侯锐从芯片安全的角度探析芯片的未来趋势。他表示,芯片目前面临的软硬件漏洞不可避免,芯片的底层软件规模和复杂性越来越大,难以实施完备性验证,出现安全漏洞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大,硬件的架构设计本身也存在缺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