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卫组织宣布的PHEIC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原标题:分析 | 世卫组织宣布的PHEIC,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1月30日晚间,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宣布,正在发生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已经构成了“PHEIC”(“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该决定有效期为三个月,如疫情发生重大变化,总干事有权提早召开会议,解除紧急状态。

十九届四中全会还第一次提出了一个系统的中国绿色发展的制度建设内容和目标。其中有两个重点:

1 2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国际知名防疫专家、曾协助白宫对抗埃博拉疫情的Richard Hatchett对界面新闻表示,从世卫组织的角度来说,宣布PHEIC最主要的作用,一是向世界传递信息、拉响警报,提高各国对此议题的注意并采取相应措施——但他补充指出,这种效应对刚果这样的非洲国家很重要,但对中国影响不大,因为中国的议题本身就得到了世界的较多关注;二是让世卫组织拥有更多的“权威”,更方便其向缔约国们提供建议。

2020年1月5日,世卫组织在官网对此进行了通报。

哈佛大学流行病学家Eric Feigl-Ding于1月27日对界面新闻表示,更多疫情数据被公开,世卫组织需要重新评估。其中包括:病毒的R0值(常被用来描述疫情的传染速率)急剧增大、潜伏期已具有传染性、全球传染案例的上升,风险甚至超过SARS等。

根据公开资料,世卫组织对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接触最早始于2019年12月31日。当日,世卫组织中国办事处获悉了武汉市发现的不明原因肺炎病例。

1月25日,新京报记者发现微信的“城市服务”功能上线了“疫情上报”入口,市民可通过留言功能,实名提供疫情线索和意见建议。点击该入口后,页面会跳转至“国务院客户端”小程序的“疫情防控线索征集”页面。

1月20日至21日,世卫组织派专家赴武汉实地考察,并在1月21日称,新冠病毒可能存在持续“人传人”的情况。

对身处疫情中心的国家来说,宣布PHEIC是一把双刃剑。它既带来资源、也带来限制。

中国有7736例确诊、12167例疑似,1370名病人重症,170例死亡,还有124人已经康复出院。

截至发稿,全球共有7818例确诊病例,其中82例来自中国以外的18个国家。大多数的海外病例有武汉接触史,德国、日本、美国、越南先后出现了海外的“人传人”病例。海外尚未出现死亡病例。

这几起海外“人传人”病例的出现、以及越来越多确诊的海外病例给世卫组织造成了新压力。与此同时,美国、法国、日本、英国、德国等先后在武汉撤侨,包括英国航空、德国汉莎航空、法国航空在内的多家国际航空公司决定对中国停飞或减少航班。《柳叶刀》杂志主编Richard Horton自1月26日起多次在推特上呼吁,疫情已经起变化,世卫组织需要尽快召回紧急委员会。

这次我们生态文明制度建设的最大亮点就是把生态红线、生态公平和生态效率三者整合起来,强调要实行最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制度。其中非常重要的就是三根红线,一根是生态保护红线,二是永久基本农田,三是城镇开发边界。这三根红线就体现在我们身边。比如,上海2035新一轮城市规划的编制就把2035城市规划发展远景与这三根红线结合起来,确定了生态保护红线应该多大,永久基本农田应该多大,城镇开发边界应该多大,把生态文明制度建设切实落实到我们的生活和发展中。

多位国际防疫专家对界面新闻表示,PHEIC作为世卫组织的一种工作框架,它对身处疫情中心的国家来说是一把双刃剑。它既能给防疫带来更多的人力、财务、医疗资源,帮助该国更快更好地战胜疫情;但它也可能触发各国关于旅行、贸易的相关限制,给该国带来经济损失和社会压力。在PHEIC的框架之下,世卫总干事将被赋予某种“权威”,可以劝导缔约国不要对疫情爆发国实施旅行和贸易限制。

在这样的情况下,刚刚从中国返回日内瓦的谭德赛于1月29日宣布,将重新召回紧急委员会,于1月30日召开会议。

自1月24日起,国务院办公厅在国务院“互联网+督查”平台开辟页面,向社会征集有关地方和部门在疫情防控工作中责任落实不到位、防控不力、推诿扯皮、敷衍塞责等问题线索,以及改进和加强防控工作的意见建议。国务院办公厅将对收到的问题线索和意见建议汇总整理,督促有关地方、部门及时处理。对涉及缓报、瞒报、漏报疫情,落实防控措施不力,导致疫情扩散等严重后果的重要问题线索,国务院办公厅督查室将直接派员进行督查。经查证属实的,将依法依规严肃处理。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在2009年的H1N1流感疫情中,世卫组织在疫情发生之后一个月就宣布了PHEIC。但该疾病并未在国际范围内大规模扩散,而是很快得到了控制。外界批评世卫组织对此“过度反应”,引起了不必要的恐慌。但当2014年埃博拉在西非肆虐时,直到八个月之后世卫组织才做出反应,期间大量人员死亡、并扩散至数个非洲国家,世卫组织因此被国际社会诟病“反应迟钝”。值得注意的是,2013年爆发的中东呼吸症疫情,扩散至20余个国家并造成数百人死亡,却并未被定义为PHEIC。

1月27日,德国首例确诊,患者未到过中国,是被从中国来德出差的同事传染的,这被认为是海外首例非亲属关系的人传人案例。同日,日本也出现了类似的工作场所传染病例。

据报道,对于防卫省提出的这一计划,玉城丹尼26日对记者表示,“为了能尽早关闭并归还普天间基地,像这样(边野古基地)的公共工程,还是放弃比较好”。此外,他还强调,(日本)中央政府应该对在边野古建设基地一事死心。

生态文明制度是这次四中全会十三个制度建设中的重要一块。其总思想是坚持和完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

该条例将PHEIC定义为:“通过疾病的国际传播构成对其他国家的公共卫生风险,以及可能需要采取协调一致的国际应对措施的不同寻常事件”。是否对某一疫情宣布PHEIC将由世卫总干事决定,但总干事需征求紧急委员会的建议;紧急委员会中需要有至少一名专家来自出现疫情的国家。指导性的标准包括四个:事件的公共卫生影响是否严重;事件是否不寻常或意外;是否有国际传播的严重危险;是否有限制国际旅行或贸易的严重危险。

一旦宣布PHEIC,世卫组织将就如何防范对各国发出临时建议,以减少疾病的国际传播、避免对国际交通的不必要干扰。发布后的有效期为三个月,之后如果没有再更新发布,则视为自动失效。值得注意的是,与被划入疫区国不同,PHEIC不针对具体的国家,而是一种全球性的协调机制。

1月23日,越南境内发现两起新冠病毒肺炎,病患为父子关系。父亲由武汉返乡,传染给在越南工作的儿子。

在1月23日给界面新闻的回信中,世卫组织驻华代表处表示,截至目前,WHO共宣布了五次PHEIC。分别为2009年的H1N1流感、2014年的小儿麻痹症、2014年西非的埃博拉、2016年的寨卡病毒和2019年刚果(金)的埃博拉爆发。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星际战甲专区

1月14日,世卫组织称,该病毒有可能在家庭成员之间存在有限的“人传人”,但目前还没有持续的人际传播。这一声明证实了病毒的人传人风险,但并未引起重视。直到1月20日钟南山院士的电视讲话,中国公众才明确得知人传人风险。

PHEIC是世卫组织传染病应急机制中的最高等级。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世卫组织已经于1月22日至23日连续两天召开了紧急会议。当时的结论是,新冠疫情还不构成全球性的紧急状况,宣布PHEIC为时尚早。

1月12日,世卫组织发布了《世卫组织关于中国武汉聚集性肺炎病例的声明》及临时指南,并称“根据现有信息,世卫组织建议不要对中国实行任何旅行或贸易限制”。

WHO:将疫情列为国际突发公卫事件并非因发生在中国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但他同时表示世界卫生组织对中国的应对举措有高度的信心,做出这一宣布并不是因为疫情是在中国发生,而是出于考虑保护那些应对措施较弱的国家。同时世界卫生组织反对任何国家发布任何针对中国的旅行和贸易限制。 世卫将疫情列为国际关注突发公卫事件 外交部回应 问:日前,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发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方对此有何看法? 答: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中国政府一直本着对人民健康高度负责的态度,采取了最全面、最严格的防控举措,很多举措远超出《国际卫生条例》要求,我们完全有信心和能力,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

第一,怎样理解我们生态文明制度体系独特的优势。可以从三个角度来理解:(一)我们研究生态环境保护的时候经常关注三个东西。一是生态红线,就是我们能消耗的资源环境的量可以有多大,不可消耗、要严格保护的量有多大。(二)生态公平,不能因为贫富差异,享受的生态资源就不一样。(三)生态效率,利用水、土地等资源能源时,要提高利用效率,用较少的资源投入来实现较大的经济社会产出。

日美两国政府在2013年汇总的基地返还计划中,将填埋等工程的工期定为5年,在完成施工后,美方最快于2022年就能将普天间基地返还日本。不过根据新计划,美军返还普天间基地的时间将大幅延后至2030年。

在1月2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世卫组织紧急项目负责人迈克尔·瑞安(Michael Ryan)表示,PHEIC是一种工作框架,它将有利于开放疫苗等方面的国际协作。此外,如果没有统一协调,每个国家就会只根据自己的利益和对风险的评估,来采取不同的限制措施,而不是基于医学数据的理性措施。这将给全球带来灾难。

牛津大学布拉瓦尼克政府学院院长Ngaire Woods早前在达沃斯论坛接受界面新闻专访时表示,尽管对世卫组织有诸多批评,但它仍然在应对全球性的卫生危机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因为各国都需要一个所有人都可以信任的组织。各国都需要对自己的情况保持诚实,与世卫组织分享信息。信任度越低,各国就越有可能过度地采取只对自己有利的保护措施。信任度越高,就越有利于在整体上解决危机。

但当日的决定引起了不少争议。法国知名流行病学家Arnaud Fontanet教授在接受法国《世界报》采访时表示,决定延迟了一天时间,表明专家们内部分歧严重,这在世卫组织的历史上十分罕见。

1月22日,世卫总干事谭德赛宣布召开紧急会议,以确定中国疫情是否构成PHEIC。但当天并未得出结论,会议持续到第二天。1月23日晚,谭德赛宣布,暂不将中国疫情界定为PHEIC。

当前,中国的生态治理主要有三大战役,一个是大气战役,一个是水战役,一个是土壤战役。整个治理体系是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动员、公众参与的架构。特别是,资源环境这类问题,属于公共问题。在这方面出现的问题,问责的就是党政一把手,而且党政一把手同责,这就是一种制度保障。

PHEIC机制的建立是在2005年的世界卫生大会上。受2003年SARS及随后H5N1禽流感的影响,世卫组织在2005年通过的《国际卫生条例》中加入了PHEIC。

莱顿大学国际法专家Niels Blokker对界面新闻表示,跟当代大多数国际组织一样,世卫组织对其缔约国所拥有的权力来自于它的宪法条约。各缔约国有监测、通报的义务,也能享有要求世卫组织提供帮助的权利。世卫组织在进行决策时,需要考虑多方面因素,在“做得太少”与“做得太多”之间找到平衡。

谭德赛强调,做出这个决定并非是由于中国防疫不力。相反,他对中国十分有信心,他认为中国在过去一段时间的防疫措施“为全球都设立了新标准”。但是,由于病毒可能传播至医疗系统更脆弱的国家,为了更好地支持这些国家,因此世卫组织决定宣布PHEIC。

25日,日本防卫省公布了修改过的边野古基地建设计划,根据这份计划,整个工程将花费约93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594亿元),工期更是长达12年。

1月30日的官方声明中,世卫组织同时表示,需要对现有的PHEIC机制进行改革。

但另一方面,一旦宣布了PHEIC,可能对疫情中心国带来经济上的压力。各国可以据此更具正当性地对该国发布旅行建议、限制航空、限制贸易往来,对该国形成实际意义上的经济制裁。从全球防疫的角度来说,这可能会导致该国隐瞒疫情的真实情况。

第二个重点是,以制度优势推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理解生态文明制度建设的中国优势是一方面,制度建设以后如何实现,是另外一方面。围绕这个方面也要关注三点:一是治理体系的系统化。我们已经建立了实行最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制度,全面建立资源高效利用制度,健全生态保护和修复制度,和严明生态环境保护责任制度,这四方面的架构,这四点要继续系统化和深化,这是制度的创新。但是好的政策既需要制度创新也需要制度执行,第二点关于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实际上讲的就是执行问题。第三点,也是最终目标,我们期望中国到2035年能够像创造经济奇迹、社会稳定奇迹这两大奇迹一样,创造一个中国发展的绿色奇迹,这就是治理的效能问题。最终,生态文明制度要落实到绿色奇迹能够实现,中国绿色发展的现代化能够实现。这就是展望未来整个生态文明制度建设进一步发展的三个着力点。

但随着疫情在接下来一周的迅速蔓延,多国进行了撤侨、多家国际航空公司宣布停飞中国,多名国际医学专家呼吁,世卫应重新评估宣布PHEIC的可能性。与此同时,中文互联网上出现一些恐慌情绪,称“中国一旦被列为疫区、影响甚至远超贸易战”。

对此,世卫总干事将有权力向缔约国发布建议,敦促他们不要关闭边界或实施旅行、贸易制裁。

1月24日,世卫组织的疫情报告中确认,这是新冠病毒的首例海外人传人案例。

谭德赛此前表示,当前的PHEIC具有“二元对立”(binary)的本质:是紧急状态,或者不是紧急状态,不存在中间状态。他认为更合理的机制是采取“交通灯”的规则,同时存在红、黄、绿三种状态。红是紧急状态,黄是发出警告,绿是解除警告,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谭德赛解释,这是中国的危机,但还不是全球性的危机。主要原因有:中国以外的感染人数仍然有限(当时全球有584个确诊病例,海外9例);海外尚未出现人传人现象;中国政府已经实施了一系列强有力的防控措施,并与各国分享数据。

这一制度重点讲了以下四个方面:第一是实行最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制度,第二是全面建立资源高效利用制度,第三是健全生态保护和修复制度,第四是严明生态环境保护责任制度。也就是,生态文明建设的过程是最开头应该怎么样,当中怎么样,后面出事情了应该怎么样,然后谁是责任主体。

1月12日,世卫组织正式将此病毒命名为“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并宣布收到了中国分享的病毒基因序列信息。

日本放送协会(NHK)分析称,对于边野古基地建设问题,冲绳县政府今后的态度应该会变得更加强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