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腹地推路他与车为伴独行沙海

特写:与车为伴,独行沙海

新华社乌鲁木齐2月3日电(记者顾煜、宿传义)“今天一定要把这片沙漠路推出来。”天还未完全放亮,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已唤醒沉寂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腹地。为“伙伴”推土机做完体检后,胡军擦了擦手上的黑油,开始在连绵的沙丘中颠簸……

冬季的沙漠只有9月到来年的3月较为平静,虽然寒冷,但这是物探工人最好的施工期,这也意味着他们春节必须守在沙漠里,无法与家人团聚。

虽是土生土长的黑龙江人,但李峰选址之初却并不了解“抚远”这个地方,他先后在海南、江西、上海、辽宁、内蒙古等地进行了种植实验。“抚远没有工业,天蓝水清透着舒服劲儿,是一张未被污染的‘白纸’,最适合发展生态农业。”李峰“一见钟情”并于2015年在此建设基地,如今经过试种植培育进入挂果期。

推土机手被称为“沙漠独行侠”,往往一个人在车里一坐就是整整一天,满眼除了黄沙,还是黄沙,但胡军早已习惯了孤独,推土机则是他最好的伙伴。

“中国东极”黑龙江省抚远市黑瞎子岛镇东安村附近,中俄界江乌苏里江畔的一片黑土地里,积雪已深及膝盖。抚远红海植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峰清开一片空地,下面却不见黑土,只有平整的冰面。

为了赶工期,今年春节胡军和工友们满打满算休息了一天。由于信号不稳定,打电话给家里,胡军天天都要跑几个沙丘。

离家几千公里,与车相伴,默默推路。不过在他心中,自己的这点辛苦不算什么,“只要为国家做贡献,能为国家找到石油,都值了!”

今年47岁的胡军是东方物探塔里木物探处2113队的一名推土机手,2019年10月,塔里木油田中古14-21三维、塔中2三维物探项目开工,胡军再次进入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

这三年多,抚远市寒葱沟镇良种场村脱贫户任秀英家里的脱贫攻坚也在“开花结果”。“去蔓越莓基地捋苗,干活不咋累,每天管吃还能赚150元。”患有心脏病的她说,第一次打工就赚了近7000元,“打工没出抚远市,尤其基地附近东安村的农民最吃香,在家门口就把钱赚了,你说好不好?”

作为沙漠里寻找油气的第一道工序,胡军和工友们每天要开着推土机,在“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腹地推路。3000多平方公里的施工面积,起伏不定的沙丘,沙丘最大落差超过80米……“沙包太大,不推路,后续班组无法工作。”

走进种植基地,几名农民工正在检修收获机器的传送装置,地上摆着一些筛选淘汰出来的蔓越莓果。“优质鲜果在市场上最好时能卖到每斤150元,我的乖乖,你能想到吗?”其中一位农民工笑着说,搞不清这酸酸的红果子为啥这么金贵。

“冬天用水封冻‘冬眠’,有助于第二年生长!”李峰随手抓起一根细细的蔓越莓枝蔓说,它生长低矮靠近地面,由于六七月开花时形似仙鹤又被称为“鹤莓”,红红的果实椭圆饱满似樱桃般大小,收获期用水冲灌田地,一粒粒漂浮在水面上如同红色海洋。

“不经一番寒彻骨,哪有这么红的硕果?挂果后可以稳产50年到70年,虽然前期平整土地、建设灌溉设备等投入大一些,而且头几年看不到回报,但越往后越有账算!”一直参与扶贫工作的抚远市商务和口岸局副局长聂志刚说,如同脱贫攻坚决战一样,虽然面临困难和磨砺多、投入精力多,但越是用心算准“民心账”,就越能结好全面小康的胜利果实。

不足1平方米的车厢是胡军白天工作和生活的区域。工作时,沙子随风钻进车厢,虽有口罩和耳罩,沙子也会见缝就钻,发动机的轰鸣、风沙的呼啸以及电台里偶尔传来的声音为孤独的工作带来点“噪音”,“没人聊天,有时候自己唱唱歌。”

每天胡军独自一人要按照测点在沙漠中推出10多公里的“路”,即使面对大沙包也不能绕行,“推出的路左右偏差只能小于12.5米,开着推土机在沙包上直上直下,有时候感觉像在坐过山车。”

由于工区太大,胡军每天中午只能自己带饭,车里的暖风出风口成了他的保温饭盒。打开塑料袋,一个鸡腿、一根火腿肠、一包榨菜、两个馒头,在胡军看来已经是很丰盛了,“我还能吃口热的,有的人连热饭都吃不上。”

“这些果子是准备春节期间上市的,口感偏酸,一般配着蜂蜜等食用。”李峰打开基地内一个集装箱冷库,搬出一箱红红的鲜果展示说,蔓越莓盛产于北美高寒湿地,富含维生素C及抗氧化物质,冻果比鲜果价格低很多,主要用于果酱、果干制作等,目前公司主要瞄准鲜果市场,正加大后续投入扩大种植规模,建设集生产、检测、销售和产品深加工为一体的综合性示范生产基地。

胡军已经有20多个春节没有和家人一起团圆,回家后反而不太适应都市的繁华与热闹,“自己连买啥都不太清楚。”

远处冰面上,历经极寒的蔓越莓,正静待冰雪消融,绽放脱贫攻坚那团燃烧的火。

李峰告诉记者,作为当地脱贫攻坚共享产业之一,企业目前种植了4200亩蔓越莓,利用“公司+基地+农户”的方式,帮助当地农民创收。项目自成立以来带动贫困户102户,每户每年实现增收3000元,带动257户特殊帮扶户共计增收44.96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