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文明@湿地】湿地深处护鸟人

央视网消息:风在吹,苇杆在摇,飘散的芦花、清澈见底的河水,这些都是王建民童年时候的美好回忆。从小生活在沼泽港岔星罗棋布,鸥禽翔鸣、虾蟹肥美的蓟运河畔,王建民对于大自然、对于家乡的土地有着深深的眷恋。

候鸟迁徙的季节,王建民忙着拍鸟,忙着护鸟,忙着为自己热爱的湿地保护和候鸟保护事业付出满腔热忱。

当问到护鸟这么多年最大的感受是什么,王建民说,虽然还能看到很多的不足,但令人欣慰的事情越来越多了,同行的人也越来越多,在这条路上能看到更多的光明和希望。

阿旦家的新房客厅、卧室、储藏室一应俱全。

2013年9月,宁波卫生职业技术学院首次招收全日制高职层次的家政服务专业学生,招生计划100名,而实际报到只有38人,不少学生还是从其他专业调剂过来的。

47岁的阿旦从小就居住在这片大山里,碉楼是他们的传统藏式民居,一楼养牲畜、二楼住人、三楼储物。阿旦家有5个孩子,原来是一位建档立卡贫困户。2018年5月,西藏正式启动三岩易地扶贫搬迁,但是阿旦家在第一批搬迁时也没有报名。

王林远王林远(右)宣讲动物保护知识

在距天津千里之遥的四川隆昌,正有一个这样致力于候鸟保护的同行者——80后小伙王林远。

今年3月,宁波卫生职业技术学院的家政服务与管理专业办学经验,入选全国家政服务业发展典型案例。这是唯一一个高校家政专业办学经验的入选案例。

从2000年到如今,王建民在湿地保护的路上已经走了近20年。

对于护鸟者们而言,大多数人加入候鸟保护行列的原因和王建民、王林远相似,他们一心所向的便是能再看到家乡的绿水青山,听到童年时的声声鸟鸣。(文/ 谢博韬)

2015年王林远成立了隆昌县爱鸟养鸟协会,刚成立时只有几十人,而两年后这个协会的成员便覆盖了全县19个乡镇街道,在护鸟的过程中他们还通过劝说教育带动了一些曾经捕鸟的人加入了他们的行列。“我们现在一个星期至少是两天环湖。”谈到这里王林远愈发来了精神,“在湖边你不仔细去看都不能发现他们偷猎用的东西,像夹鸟的夹子、钩鸟的钩子。”而王林远和志愿者们拆掉最多的还是各式各样的捕鸟网,这十余年来,他们每年拆除约300张捕鸟网,成功救活1500多只鸟,王林远成为了远近闻名的“鸟爸爸”。

从拉萨前往贡觉县雄松乡,要翻越两座近5000米的大山。一个多月前,记者曾经探访过那里。大雪中车子不时侧滑,旁边就是万丈深渊。雄松乡人均耕地只有0.8亩,全乡贫困发生率超过70%。

2012年,宁波大学率先开展家政学成人高等学历教育试点,鼓励宁波大学女子学院走短期培训与学历教育相结合的路子,参照高职“双元制”模式或单招单考模式,探索招收家政学成教专业学生,当时招收2个班100人。

比如,宁波卫生职业技术学院的家政服务与管理专业定位为“健康+家政”,以培养具有健康服务能力的家政企业管理人员为目标,根据行业发展趋势设置了老年照护与管理、病患照护与管理、母婴照护与管理3个方向。平时课堂上,一位《家政学原理》老师会和学生们讲王熙凤,但没有把王熙凤当成文学人物来分析,也不是在品读《红楼梦》,而是把王熙凤当成一个管家。

王林远初中毕业之后便去学厨,作为厨师的王林远曾在2002年全国厨师节上斩获银厨奖,而他一直拒绝烹饪野生动物。“你说你不做,别人肯定不高兴,然后就把我辞退了。”王林远说得很坦然,“然后我就到小餐厅去,工资都好说,我不烹饪野生动植物。” 2005年,因拒烹、拒食、拒售野生动物,他被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东方美食杂志社联合授予“绿色厨艺大使”称号。后来因为投入到候鸟保护方面的资金越来越多,仅靠工资已经不能支撑,王林远又开了一家餐厅,餐厅墙上写着“本店拒烹、拒食、拒售珍稀动植物”。

“我们是全省首先开设并招生家政服务与管理专业的高职院校,也是目前省内唯一一家正在招收家政专业的高职院校。”昨天,宁波卫生职业技术学院家政服务与管理专业负责人、宁波家政学院副院长朱晓卓说。

除了招生这个进口问题,还有就业这个出口的困局,行业发展不规范等市场短板也比较明显。“家政服务大型企业难寻,很多都是小、乱、散,甚至有些租个房间,放张桌子,拉根电话线,就开业了,人员流动率大。”

正在接受厨师培训的37位年轻人,都来自昌都市贡觉县雄松乡,也就是被称为西藏脱贫攻坚“难中之难”的三岩片区。上个月,他们通过易地扶贫搬迁来到了拉萨市达孜区幸福新村,安了新家。

据悉,28日有约30名暴徒被捕,警员带回警署扣留调查。

看到了第一批搬迁的村民住进了新房子,有了更好的收入,阿旦决定从大山搬出去。上个月初,阿旦一家和137户“三岩人家”一起坐上了搬迁的大客车。路上开了4天,终于来到了拉萨市达孜区幸福新村,搬进了新居。

28日晚约6时,一名男游客因被指在场拍照,被暴徒包围、推撞及用粗口辱骂。暴徒要求男游客交出手机不果,便企图“绑起他”。男游客尝试离开,暴徒立刻举起雨伞等物遮挡,再拳打脚踢,男游客倒地后,暴徒仍不停手,防暴警到场后这名男游客才脱困。

记者了解到,我省比较早开设家政专业的还有浙江树人大学,该校是浙江省家政服务人才培养培训联盟的理事长单位,在1994年成立家政学专业,当时是3年的专科专业;2003年,社会工作专业中开设家政方向(本科);2014年,工商管理专业开设家政与社区管理方向;2015年,设置了老年服务与管理专业;2017年,新建的护理学本科专业也有一部分面向家庭和老年服务的方向。该校几个与家政方向相关的专业每年共招生本科生100余人,专科生300余名。

经过政府的免费培训,阿旦和他的两个大女儿也分别找到了保安和食堂服务员的工作。达孜区还有100多家企业,今后还将能够提供更多的岗位。

王建民在湿地拍鸟(视频截图)

另一方面,像王建民这样的志愿者和志愿团队在天津也愈发多起来,基层的县乡也开始有了从事湿地和候鸟保护的志愿团队。更令他欣慰的是青少年关于生态保护的意识显著增强,在他看来,未来是属于孩子们的,这也正是他不遗余力地坚持进学校宣讲的原因。

浙江树人大学:本科家政招生曾出现断届,计划恢复

人们对家政行业的误解其实是阻碍很多人报考该专业的重要原因。家政也需本科生?这个专业是培养高级保姆吗?其实并不然。

《大公报》报道称,在乱港分子闹事前,上水广场和新丰路一带已经冷冷清清,人流明显减少,直言暴徒让香港“购物天堂惨变强盗天堂”。

关于未来,王林远是乐观的,他记得2000年初的时候,隆昌的鸟儿还只有十多个种类,时至今日已经超过百种,每年路过栖息的鸟类更是超过百万只。

王建民救助受伤的东方白鹳(资料图)

就业环境也在悄悄变化,据记者了解,2016年6月,宁波卫生职业技术学院首届家政服务专业学生毕业,其中有超八成学生在家政服务领域就职。今年,毕业三年后的这届学生,还在家政相关行业工作的达到五成以上。另一方面,有意向设置家政相关专业的高校也多起来了。“去年开始,来我们这参观考察的兄弟院校多起来了,不包括电话咨询的,今年我接待过至少7家。”朱晓卓说。

朱晓卓曾想招几位行业资深人员担任外聘教师,但根本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很多都只有初中、高中学历,专业能力并不高,也没有相关职称。”

像王建民这样的护鸟人全国各地都有,他们虽标有着不同形式的护鸟行动,但目的是一致的:做湿地中鸟儿们的保护屏障。

浙江树人大学家政学研究中心主任朱红缨告诉记者:“由于生源等问题,工商管理专业里开设的家政与社区管理方向,目前在校生出现了断届,也就是说,有大三大四的学生,却没有工商管理专业家政与社区管理方向大一、大二的学生。”

昨天,记者采访发现,浙江不少高校和职业院校这几年陆续开设过家政专业,但由于招生困难等原因,现在大多都已停招。

“如果长期招不满人,办学经费就会受到影响,学校也会考虑停办这个专业。”朱晓卓说。

虽然困难重重,改变正在发生。朱红缨透露,浙江树人大学有计划恢复以“家政”名义设置的家政学专业。

据报道,多名防暴警在制服一名穿红色上衣的暴徒时,对方不断反抗,与警察持续拉扯纠缠,甚至伸手企图抢夺防暴警的防暴枪。一段现场视频显示,港警随即将其制服带走。 期间,还有数名暴徒上前包围警察及“抢犯”,防暴警再以胡椒喷雾驱散。

一点一滴的宣传后来得到了回报,王建民说,现在到天津的任何村子里问老百姓“这边有没有捕鸟的啊”,老百姓都会说:“谁还敢捕鸟啊?捕鸟是违法的。”在天津有关部门的大力打击下,2016年之后天津的盗猎现象基本上已经消失了,2017年天津研究制定了《天津市湿地自然保护区规划》。在2018年的巡查中,天津只查出了3处盗猎鸟的窝点,而这些窝点也都是从外地流窜过来的,天津本地的盗猎现象可以说已经绝迹了。

“家政专业”成了2019年最火的专业。在社会急需、利好不断的背景下,家政专业真的火了吗?

相较于前几年,王建民觉得这几年湿地保护的形势发展得非常快。一方面,这几年党和政府对于生态保护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有关部门不仅从行动上,更是从意识上加大了对生态保护的重视。此前,天津滨海一座直升机机场提出要搬迁到海边,天津市委立即要求其对可能给生态和鸟类带来的影响开展调研,最后确认影响不大才通过了其搬迁请求。王建民感叹,这在过去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如今类似的工程如果没有通过相关环境评估部门的检测连立项都很困难,他们志愿者的工作也得到了有关部门更大力度的支持和帮助。

“那几年经常是今年观鸟的一块好湿地,第二年就被填埋了,那些鸟也就随之不见了。”王建民叹了口气,“湿地消失得实在太快了,候鸟们挤得都没地儿去。”不经过科学论证,盲目地填海造地则给湿地带来了更大的威胁。

记者采访中,家政专业学生们还是有信心的,“社会分工日益精细化,杭州月嫂工资基本都要1.5万元起步了,三年学习,我们可是专业人才。”还有准毕业生表示:“我想自己创业,开个家政公司。”(作者:陈素萍)

让王建民印象最深刻的是在河北省唐山市丰南区一所小学的宣讲,当他讲完最后一堂课时,一个孩子冲到台上带着全场学生在阶梯教室里宣誓:抵制吃野生动物,用实际行动保护湿地。当孩子们稚嫩却坚定的声音回荡在教室里时,王建民没忍住自己的眼泪,他说在那时他看到了希望和光明。

生态保护这条路并不好走,不止身边的同行者,王建民自己也灰心过。天津曾经吃野味成风,遍地开花的野味餐厅令志愿者们束手无策。另一个威胁则是猖獗的盗猎者,2012年北大港东方白鹳中毒事件、2016年天津万米网海捕鸟事件的背后都有盗猎者的身影。

        宁波卫生职院:开办专业7年,每届流失10多名学生

四川同行者——“鸟爸爸”

王林远参加候鸟保护的原因要追溯到他的童年。一天他正在去上学的路上,头顶清脆悦耳的鸟鸣吸引了他的注意,突然一声枪响,那只鸟应声掉在他跟前。“那可能是今生我都忘不了的一个场景。”王林远的声音低沉下来,“那时候很多打鸟的,我小时候也没办法,只能看到有人打鸟,我就在这边大声地叫,把鸟惊走。”

为了救鸟护鸟,王建民豁出去了。一次在救助东方白鹳时,受惊吓的鸟儿啄了他的左眼,鲜血直流,大家都吓坏了,他却轻描淡写地说:只要还有一只眼睛能看到鸟就行!

“目前在校生共125名,大三25名,大二40名,大一60名。而这几年每届的招生计划约80个,很多学生转专业转走了,一般每届都会流失10多名学生。”朱晓卓透露,每年家政专业招生形势不容乐观。

阿旦家的小女儿和儿子就读的新学校是达孜区中心小学,校园、跑道、飞机模型都让孩子们大开眼界。

“我们已经不办了,好像就办了2期。这个是专科,宁波大学后来不办专科了,所以停了。”昨天,宁波大学继续教育学院负责老师告诉钱报记者,宁波大学女子学院还在举办家政服务类的各类短期技能培训班,帮助地方提高从业人员的素质,但已经是非学历教育。

据介绍,家政学专业的学生不仅要学习哲学、历史、文学、数学、体育、英语、社会学等基础课程,而且要开设许多女校特色课程,如女性学、现代礼仪。此外,还要开设家政专业教育课程,如家政学概论、教育学原理、国学基础、家庭信息管理、生活哲学、现代居家设计、家庭营养学、家庭婚姻学等。当然也要进行家政实务的培训,几年的大学时间是满满当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