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疫情当前台政客丑恶嘴脸暴露无遗

疫情当前 台政客丑恶嘴脸暴露无遗(日月谈)

连日来,大陆台商纷纷慷慨解囊,尽己所能,或捐赠抑菌产品,或捐助食品,或捐赠应急物资,助力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同胞关爱之情,溢于言表。但是,近期台湾岛内一些政客的表现,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至于王定宇的说辞,那更是胡言乱语。

老实说,台湾和大陆的经济体量、生产制造能力相差巨大,具体到口罩一事上来说,台湾口罩自身供应不算宽裕,同时还高度依赖大陆进口。

令人欣慰的是,与政治人物打口水战不同,大陆台商正在用各种方式为各地防疫出钱出力,台湾的文艺界人士也陆续捐款、捐口罩,助力大陆的疫情防治。前几天,星云文化教育公益基金会联合国际佛光会共同在海外募集订购的120多万只口罩,已有70万只送达一线。而此次在海外为捐赠口罩奔波的人士都是台湾同胞。

正如台湾《中国时报》的评论,大陆并不亟须台湾的物资捐助。但苏贞昌的表态和台当局的作为连丁点善意都没有,气量狭小,冷酷无情。

三、文学栖息地被侵犯。肖战唯粉“来碗甜粥吗”与“巴南区小兔赞比”等“意见领袖”,号召更多的肖战粉丝利用举报的方式对文章发表的原网站进行抵制,最终导致一大批同人爱好者失去了阵地。文艺圈对此反对者众,哈文转发微博并配文“文化是用来交流的……”;高晓松发微博表示“明星心里大约只想着自己和粉丝那一亩三分地,粉丝也觉得全行业都欠TA家明星的”。这样的反应,并不意外。粉丝们是该节制了。

在现实生活中,可以出版供大家阅读的作品是有限的、有数的、受到严格管制的,但在互联网上,可以海量发表,可以水平不高,可以云遮雾罩,可以随心所欲。无论土壤、空气、光照,这里都比现实世界更有利于创作的孕育。它可以是原始的、低级的、混乱的,但这就是原始森林的状态。它是文学丛林形成之前的自然沃土。希望与问题可能都存在,但因为它是人在创造人在管理,它有自律有分级有淘汰,尽管它可能有不能令你满意的地方,它还是有足够的存在价值。

就在半个月前,因为澳大利亚发生森林火灾,台湾宣布捐赠10万个口罩给当地。此前日本发生灾害时,台当局也都不遗余力地发动捐助。

对于苏贞昌限制口罩外销的命令,台湾的舆论有不小的反弹。

台湾名嘴黄智贤直斥台当局“泯灭人性,没有良心”,台湾不少艺人也在社交媒体上发文,怒斥台当局限制台湾口罩出口的这一做法。也有岛内网友质疑,难道疫情之下,台当局就只剩仇恨没有人性?

抛开政治因素,难道台当局就丝毫没有人道主义关怀?

这些安排都确保了无论是岛内还是国际上发生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台湾地区均可及时有效应对。民进党当局无视大陆方面的善意与诚意,卑劣地炒作所谓“国际防疫缺口”等言论,其谎言在上述事实面前不攻自破,暴露其欺骗舆论、愚弄民心、打悲情牌和借机谋求政治私利的险恶用心。

相对于再创造于原始文本的同人创作,真人同人作品不会涉及抄袭等著作权问题,但因为它是对真人的想象性写作,会涉及对明星的公众形象是有益或有损的问题,不利的描写自然会遭致粉丝的敌意。作为真人同人作品的《下坠》,遭到粉丝反对可以理解,但粉丝显然没有认识到即便这样于肖战来说也不全都是无益的,反而采取了过激的抗议行为。即便侵犯名誉权,也只能肖战自己提起诉讼,而非由粉丝越俎代庖。

患难与共、守望相助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海峡两岸同文同种、同根同源,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骨肉同胞。疫情面前,更是没有人能够置身事外。不要让政治口水污染了防疫抗疫的工作。

台“行政院长”苏贞昌几天前勒令禁止台湾口罩外销。在此举遭到岛内舆论批评后,民进党籍“立委”王定宇又跳出来为苏贞昌背书,还谰言大陆以政治理由干预台湾参与防疫的国际合作,无视台湾民众的生命健康权。这样的言行,着实暴露了他们丑恶的嘴脸。

可这一次,面对骨肉相连的同胞,台当局除了出台限制举措,没有任何正面、善意的援助行为,哪怕只是象征性地捐助非紧缺的防疫物资,或留出配额由大陆企业按市场价进行采购。这样的行为实在让人寒心。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从对台湾同胞生命健康高度重视的角度出发,大陆多次及时向台湾地区通报疫情防控最新信息,专门通报大陆与世卫组织分享新型冠状病毒基因序列和获取相关基因序列途径的信息,尤其是即刻通报在大陆确诊的台湾同胞的相关信息。应台湾疾病管制部门要求,大陆安排了台湾地区防疫专家赴武汉现场考察,双方加强沟通,为共同做好疫情防控工作起到了积极作用。

作家江南,其早年作品《此间的少年》是借用金庸作品中的多位成名人物再创作的同人作品,金庸并未理会。只是在该作品被开发为谋利的商业产品时,金庸才诉至公堂,最后法院也没认为其构成侵犯著作权,而是认定其构成不正当竞争。

据不完全统计,仅2019年,中国台湾地区就有10批11人次专家参加世卫组织举办的技术会议。根据中国政府同世卫组织达成的共识,中国台湾地区设立了世卫组织《国际卫生条例》联络点,拥有登录世卫组织事件信息网站的账号,可登录该网站并及时获取世卫组织发布的全球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信息。

公告显示,自3月1日起,中国证监会及其派出机构不再受理行政相对人提起的新证券法取消的证券公司行政审批项目。财务顾问机构从事证券服务业审批取消,改为事后备案管理,具体以发布的相关规则为准。授权中国证券业协会对证券业从业人员实施事后登记管理,具体方案由中国证券业协会制定并报中国证监会备案后执行。有关行政审批项目取消后,中国证监会将加大事中检查、事后稽查处罚力度,进一步加强对投资者的保护和有关业务活动的监督管理。

根据中方同世卫组织达成的安排,台湾地区的医疗卫生专家可以参加世卫组织相关技术会议,有需要时世卫组织专家可赴台湾地区进行考察或提供援助。台湾地区能够及时获取世卫组织发布的全球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信息,台湾地区发生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信息也能够及时向世卫组织通报。

二、从粉丝经济学分析,明星的真人同人小说对明星利多于弊。不要说同人圈的创作是著名的礼品经济,成员们互惠、共享创作和情感,同人创作多是免费共享,即使小有营利,版权方也未必追究。因为名著和明星并不想把自己当作深巷里的好酒,而是希望引起关注。他们渴望引人注目、成为标杆,关注、模仿不仅是消费经济,也是流量经济。即便是像《下坠》对肖战的女人化描写,也不能说就毫无意义——它跨越了同一认识的粉丝圈,连接了不同的人群,形成更大范围的传播。都说“经典永流传”,对于名人来说,无人关注才是可怕的。故而才有人千方百计博眼球、博关注。

在国际版权领域,对同人创作追究责任的不多。有像《吸血鬼编年史》的作者安妮·莱斯那样要求制裁的,也有J.K。罗琳那样不喜欢《哈利·波特》同人创作却也没有滥用追责的。总体来看,即便版权制度成熟的欧美,社会的共识还是同人创作共赢的一面更大。中国社会科学院郑熙青说:“英美的法律里,现行的讨论中一般都已视同人为所谓‘合理使用’,不侵犯版权拥有方的权利。著名的法学专家,哈佛法学院教授劳伦斯·莱斯格提倡一种适合互联网时代的‘混剪文化’,而这种文化就需要更加宽松的知识产权规则。”